没有心的嘲笑鸟

回忆往昔虽然再不能回来。夜里总是被梦惊醒——甚至在梦中知道自己是在做梦,可就是不愿意醒来。总算明白那句话,梦里不知身是客,一晌贪欢,明白了那句流水落花春去也,天上人间。唉,多情总被无情恼,不知无情人,亦有烦恼否。

评论
© 没有心的嘲笑鸟 | Powered by LOFTER